聯系我們:[email protected]

洗錢平臺還是被迫背鍋?數千人在YY被騙,平臺有罪否?

【黑話連篇】

該欄目更多的是揭露事件或對事件的看法,以達到讓人精神得到升華的目的。

“廣州華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詐騙公司,專干洗錢、騙人的勾當.....”

微博上,數百人正在對這家廣州的公司進行口誅筆伐。他們都是詐騙的受害人,有的人被騙擼了網貸,有的人被騙走大學學費,還有的人被騙走了孩子的奶粉錢。

他們企圖通過這種方式得到媒體的關注,以及司法的幫助,最好是能夠追回那些被騙走的錢。

YY-洗錢指定平臺?

喵叔/文

事情是這樣的,有讀者說前幾天碰到了一個騙子,一個不怎么新穎的騙局,但前前后后騙走了他三萬多塊,而這些錢最終都流進了一個名叫廣州華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賬戶。

兩天前,爆料人小李接到一通電話,對方聲稱自己是淘寶的“客服”,說小李購買的某品牌衣物存在甲醛超標的問題,根據公司規定需要按照售價給予小李一定金額的賠償。

隨后“客服”加了小李的QQ,并發了一個二維碼給小李,讓他登錄支付寶,填寫身份信息和銀行卡號碼等資料,等系統核實身份后,就會把錢打到小李的支付寶賬號。

但小李沒等到錢到賬,反倒是支付寶賬戶分四次被扣掉了近萬元。小李當時特別慌,立馬找“客服”核實,對方說小李輸入驗證碼超時了,平臺判定這是刷單行為,所以把錢暫時扣在平臺了。

為了拿回被扣的錢,小李在“客服”的指導下,去美團、滴滴、花唄、小米金融等平臺借了22000余元的貸款。

等回過神來的時候,小李發現這些錢已經分四十多次都進入這個名叫廣州華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賬戶,名目是充值Y幣。

于是小李在網上搜索了一下才發現,對于這家公司,網上罵聲一片,都是詐騙和洗錢。

在微博上,我搜到了“投訴廣州華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超話,在這個話題下,許多人都在講述自己因為各種原因被人了錢,而錢都去了華多。希望華多能給個說法并追回自己被騙的錢。

其中有貧困高考畢業生做兼職刷單,結果被騙去擼了一萬多網貸,想不開要輕生的;有寶媽想給孩子賺奶粉錢欠下一屁股債的;還有在咸魚買二手被騙的;以及和小李一樣,被“客服”退款騙的。

做兼職被騙的高中生

盡管被騙的理由各不相同,但對象都是學生和寶媽,或者是農村出來在外務工一類的低收入人群,而被騙的資金最終都以購買Y幣等虛擬產品,最終進了華多的賬戶。

Y幣是YY旗下的虛擬貨幣,1元人民幣兌換1Y幣,Y幣可以用來打賞主播、購買平臺游戲或其它虛擬商品,可充值,但不能提現。

而他們多次提到的廣州華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正是YY及虎牙直播的母公司,其中YY于2012年在紐交所上市,虎牙在2018年上市。

可以說華多是國內視頻直播的奠基人,實力很強,口碑不錯。

記得早年間,大家都說喝水吃飯上YY,火爆程度和受歡迎程度可見一斑。最新數據顯示,今年二季度,YY的營收達到了62.952億元。在經濟下行期,YY貌似成功實現了逆勢增長。

但是獅子大了總有跳蚤,于是一些人把壞心思打到了這類直播平臺身上。

從百度檢索到最早的關于利用YY平臺,以刷單為由實施詐騙的事件發生在2014年。也就是說利用YY實施詐騙,由來已久。

據某個“華多網絡詐騙維權群”里的資料顯示,僅2018年5月到2019年1月,可統計到的就有380人被騙,涉案總金額高達420萬。

由于這種現象由來已久,且屢禁不止,憤怒的受害者們將YY稱為“詐騙的保護傘”、“洗錢重災區”。他們向各路媒體尋求曝光與幫助,聯合起來去警局報案,甚至向一些民間追款人求助,希望有朝一日,YY能夠退還他們那些被騙的錢。

Y幣套現與直播平臺

詐騙犯將騙來的錢通過充值Y幣和購買虛擬產品的形式充值到YY,再經過某些渠道,以低價賣出,換成人民幣。

這類行為也被稱作Y幣套現。

在某游戲充值網站,有人以4-6折的價格大量收購Y幣,收來的Y幣可以通過打賞主播分成,又或者是和一些第三方充值平臺合作,賺取差價。

令人不解的是,為什么詐騙犯會選擇將騙來的錢拿去充值Y幣,而不是直接轉到自己的銀行卡呢?多一道程序之后,到手的錢起碼少了五成,為什么他們要這么做?

這就得說說虛擬財產這個概念了。

憲法規定 [ 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財產不受侵犯 ] ,而其中私有財產的定義中并沒有包含虛擬貨幣。只在民法第一百二七條寫著,“法律對數據、網絡虛擬財產的保護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

也就是說法律沒有明確規定虛擬貨幣的價值及屬性,虛擬貨幣并不總是受到法律的保護。而詐騙犯正是知道這一點,所以才會以二維碼的形式,讓受害者主動掃描,充值Y幣這一類虛擬貨幣,而不是轉到自己的銀行卡或是支付寶賬戶。

從法律層面來看,詐騙犯并沒有直接騙取受害人的錢財,交易的都是Y幣。從錢到Y幣再到錢,經過多次流轉之后,警方想要取證是一件極其麻煩的事情。

而從平臺方來看,用戶通過充值Y幣打賞用戶或是購買虛擬產品,同樣是一種合理的行為。在直播行業,即使一個賬戶在短期內出現大幅的資金波動仍然是允許存在的。

畢竟直播行業本身就是充滿戲劇性和起伏的,所以平臺無法依靠賬戶的資金流動來判斷用戶的賬戶是否出現異常,進而凍結賬戶或是終止操作。

這些詐騙犯很聰明,利用了直播平臺的特性來規避風險。這也是為什么這種現象存在五六年之久,但依舊事故頻發的原因。因為平臺根本就無法在短時間內判斷這么多賬號里面,哪一個正在進行非法的交易。

至于為何受騙的總是寶媽和學生一族,是因為在網上從事刷單的都是以寶媽和學生居多。騙子是無差別行騙的,不會看人下菜碟,最多看你的賬戶余額下套。

由于經歷和年齡限制,學生和寶媽群體對于這個世界通常懷有美好的期待,容易相信他人,所以在被騙后,又相信了那些聲稱了所謂的“內部關系”和“職業追款人”。于是再一次落入被騙的圈套。

他們對這個世界滿懷善意,但世界并不總是同樣以善相待。

YY有罪否?

在這場騙局中,承受最多罵聲的除了騙子,當屬YY。

理由是,“雖然詐騙是個人行為,但是錢最終進了平臺,平臺能夠抽成,所以平臺是詐騙的保護傘;YY的縱容導致詐騙屢禁不止。”

雷軍又躺槍了

但目前大部分詐騙的人采用的依舊是銀行卡轉賬的方式,我們是否可以說銀行等金融機構是洗錢的保護傘呢?是否需要銀行賠償受害者呢?

我想并不會,因為銀行并沒有這個義務和責任。

平臺有監管的責任,但卻并不是事故的主要責任方。除了Y幣,還有Q幣以及各類虛擬貨幣,同樣深受詐騙犯的喜愛。

我并不是為YY以及各類平臺洗白,因為我們不存在利益關系,如果有一天產生了聯系,那可能是律師函的功勞。

技術無罪、平臺中立是所有互聯網企業最喜歡的口號,因為一旦平臺出了點什么什么事,都可以用這個借口洗掉一部分罵名。

在中國互聯網圈,技術無罪已然成為企業的一道護身符。

當初快播被封的時候,王欣高喊技術無罪,但這并不能改變快播公然傳播淫穢視頻的事實。

所以在喊出這句口號之前,平臺方需要先想一想:別人用你的平臺搞事時,你賺了錢嗎?你有知情不報嗎?你管了嗎?

顯然YY是賺錢了的,至于知情不報和放任不理,我想任何一個正規的直播平臺都不會容忍詐騙行為的發生,因為縱容詐騙就是砸自己的招牌。于是YY在反詐體系中引入了AI技術,希望借此遏制欺詐事件的發生。

但受害者堅持認為,錢是在平臺被騙的,那么系統肯定有bug,況且充到YY的錢,平臺多少也能賺一點。既然拿了錢又不修復漏洞,平臺自然要給個說法。

然而作為一家商業公司,經營目標之一就是賺錢,在不知道錢的來路之前,任何一筆收入都可以當成是合理的收入。

但是,在知情之后,平臺應該積極配合警方調查,主動提供資料,幫助受害人查清真相,而不是非要等到罵聲一片的時候才開始行動。

記者采訪時,華多負責人的回應

YY太不主動了,這種被動回應的方式讓受害者極其地不爽。所以他們在網絡上謾罵,在YY總部拉橫幅,希望YY能夠重視他們的問題。

由于這類二維碼詐騙事件頻發,當記者采訪時,華多也的確都會做出回應。但在最近的一篇報道中,華多發布了一條高能提示:

“用戶不要隨便掃描二維碼,不要去從事刷單的工作。”

???看標題以為是個王者,結果卻是個青銅。這種回應也太TM敷衍了。

就像快手宿華所說的“技術應當有價值”,在這場騙局之中,YY的確不存在明顯的過錯。但是YY的態度不得不讓人質疑,作為一家上市公司,你的價值觀到底是什么?你是否真的有措施保障用戶的權益?

你可以說技術無罪,平臺中立,但前提是你得有立場和價值觀呀。做企業,不能只想著賺錢,總得有點別的東西,譬如精神,譬如擔當,這樣才能活的長久。

詐騙與平臺是永遠對立的兩方,用戶和平臺才是相依為命的關系。只要平臺出現事故,用戶就一定會責怪平臺,這是一個解不開的結。

因為用戶對平臺有信任,平臺對用戶有責任。

如果不想承擔罵名,那就承擔起應有的責任。


猜你喜歡:

最新文章

街机达人捕鱼